首页 >  故事 / 正文

怪谈新耳袋二

2021-03-06 00:05:36 故事 200 ℃ 万圣文章网

四、桔灵
  
  我有一位亲戚是果农,专业种植柑桔。
  不幸的是,在一次上树采摘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地上刚好又有一把锄头,脑门刚好砸在上面,人这样没了。他无儿无女,老伴很早就走了。
  我去参加他的葬礼,得知我成了他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爸妈都很高兴,以后有免费的柑桔吃了。可我虽然一事无成,却也不想做一个果农。于是,我找了一个当地的老果农替我工作,答应分他二十分之一的柑桔作为报酬。
  离开之前,我想摘些柑桔回去。身边没人,我只能亲自采摘,摘了一小半,我已经腰酸背痛。果园占地600亩,着实是太大了,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最后,我来到了亲戚死亡的那棵树下,看了老半天,才鼓足勇气用梯子爬上去。当我摸到第一个柑桔的那一刻,脑海中出现一个影像,印象不深的亲戚和一个陌生人在树下打斗,两个人打得很激烈,陌生人一把推开他,他应声倒地,脑门撞在地上的锄头上,然后,陌生人赶紧收拾现场,仓皇逃离。 dedecms
  我不敢相信,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摘完柑桔,我依然没把这事当回事。这时,走来一个人,也想承包我的柑桔园。我吓了一跳,他和我看到的影像中陌生人一模一样,连衣服鞋袜都没换。
  后来,我恍恍惚惚地离开了。
  我把这事跟父母说了,他们说,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传闻,相当于“字灵”之类,柑桔和人待在一起久了,受到人类的感化,成了人的精灵。
  桔灵?
  我没当回事,更不信邪。大约半年后,有亲戚来我家,说他不是意外,是被人为伤害致死,还说了一遍那人的特征,和我当初见到的影像不谋而合。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灵存在。
  果园我一直没卖,现在还在经营,在杨桥,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自摘,很便宜。
  
  五、古井
  
  出身于S中的N君,也经历过一些离奇古怪的事件。 copyright dedecms
  故事发生在她上Z小的时候,那年她才七八岁,处于懵懂无知的年纪。
  大家也知道,每一个小学都有一个猥琐龌龊的校长或体育老师。事件发生在上体育课的时候。
  体育老师B一直和学生J走得特别近,因为她很可爱,又很单纯。他经常买些小零食给她,她也很喜欢跟他玩。
  “要不要去看看古井?”
  J记得那口古井,同学之间经常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口古井还有活水,自从日本鬼子来了以后,在安庆制造了数十起大屠杀,这口古井变成了丢弃尸体的道具,以后,经常有人听到古井下面传来痛苦的***。
  “真的可以吗?”学生的心理都有好奇心,害怕又想看。
  “有老师在,不用怕。”
  二人来到古井旁。
  “老师,我害怕。”
  B摩拳擦掌,走近古井,趴在井口往下看,下面如同黑洞般漆黑一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你看,什么都没有。”
  J也畏畏缩缩地靠近,越来越近。
  她吓得尖叫起来。
  “没事,没事。”B抱着J,不断安慰她。
  不一会儿,J感觉好了些,脸色也不再惨白。
  “老师,我记得您是中日混血。”
  B开心地点点头,“是啊,混得近了。”
  “冲绳?”
  B说,“冲绳不就是纯中国人嘛,离那远了些,奈良。”
  J说,“一点也看不出来。”
  B说,“亚洲人嘛,看不出来。”
  这时,J的眼神就变了。
  “鬼子!”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J一把将B推了下去。
  事后,虽然有学生说看见是J把老师推下去,但没有人相信学生的话,老师们还安慰J,让她回家休息。
  我问,“你也亲眼看到了?”
  N摇头,“不,我把校长推下去了。”
  “啊?”

dedecms


  “要不我也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学校怎么说?”
  “叫我回来休息。”
  “古井呢?”
  “还在。”
  “我勒个去。”
  “你忘了,昨天我还带你去过。”
  “就是那口井。”
  N呵呵一笑,眼神突然变了。
  “你忘了,是你把我推下去的。”
  我脸色煞白。
  
  六、敲门
  
  这是我小学语文老师在旅馆的经历。
  情人节当晚,老师和人妻偷情,他本人胆子小,一路来都穿得严实,生怕被熟人看到,反倒是人妻坦坦荡荡,应该不是一两回了。总算进了房间,老师才算放开。
  “砰砰”,外面传来敲门声。
  老师不敢开门,人妻摇头,兀自去开,外面站着服务员,推着车进来,车上有红玫瑰和红酒、香烛,人妻看向老师,一脸暧昧,老师却一头雾水。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