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叶倾城情感散文文章推荐

2019-12-31 17:12:21 散文 199 ℃ 万圣文章网

  叶倾城说,她年轻时曾给爱情下过定义,而十余年后,她便觉爱情是无法定义的。这十多年的人生跋涉,她由年少至长成,熟悉了热爱与决绝、缠绵与解脱、幻灭与真实。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推荐的叶倾城情感散文文章,供大家欣赏。

  叶倾城情感散文文章推荐:当好人爱上好人

  在他们的绯闻传遍全公司、包括五个分公司之前,他突然辞职南下。

  1994年,她大学刚毕业,遇到的第一个上司就是他,这是福分还是劫数。他给过她太多,思路、朗朗的笑声、许多许多的口头禅,比如“让专业人做专业事”。她给过他什么?说不清。

  她只觉得自己年轻的生命像气球,胀饱,轻盈,随时欲飞。她上班时,会突然站起,在他办公桌前走一遭,小小的细高跟鞋踏出无限欣悦;她加班加得很快乐,下班都像生离死别,难舍难分。晨会,他发言,她听得全神贯注;轮到其他同事,她就聚精会神看他的侧脸。成语与成语之间的微细差别,她全领会。

  这就是全部了。他们没上过床。她还小,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而上司,多年后她说:“……他是好人。”

  也问过他:“你想过离婚吗?”

  他轻轻抱一抱她:“我的孩子,还小。”──那一年,他的女儿,七岁。

  这段感情随时变质,她是火柴,在渴盼天雷地火的毁灭。就在这关口,他走了。等她听说,他的办公桌已经清干净了,连一张废纸片,都没留。她永远记得那一刻周身的乏力,如果不是为了保持形象,她想她会在写字间放声大哭。

  她想问他:你为什么要走?替他回答:为了你好,也为我自己。在盛放之前,毅然把花束连根拔起,也就阻止了一切可能的凋零。

  他们后来还有联系,一年通一两次电话那种。他一直混得不错,该升职的时候升职,该移民的时候移民,送女儿去英国读书,又送妻子去瑞士拿学位──妻子从此滞留不归,若干时日后,寄回离婚申请,理由是:早就过不下去了。

  如果她曾经有恨,就是那一刹:你不要他,为什么你早不放手?又暗笑自己的荒谬。她老早知道:成年人的结婚、离婚、同居、分手,都不过是权衡利弊、深思熟虑,与爱不爱、要不要,无关。

  该回流的时候,他回流中国,托她帮忙置产,200万交到她手里:“只要你喜欢。”她假装听不出这背后的隐喻。

  从看楼盘、与开发商谈、交房到装修,她一路跟到底,预算超了100万,却是她至今最得意的投资。她轻描淡写道:“现在的市值,已近千万。”

  那晚,他们找一个清净的酒吧坐坐,喝到差不多的时候,他问:“你想过离婚吗?”

  她遂也轻轻抱一抱他:“你当时的理由,也是我眼下的理由。”此刻,离他们初遇,已经十二年过去,她早已完成结婚生子的全过程。

  于是,继续喝酒,不用诉离觞。他们当初不曾上床,现在更加不会上,不过是,醉笑陪公三万场。

  如果要说完美或者永恒,大概,这就是吧?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地,最严苛的道德义士都对他们点头称是,只是她的心,为什么,疼得像有一个顽童,在一片一片揪它下来?

  他是好人,她也是,于是,注定了,这是一场“好”的恋情。而她,怎么能说,她不曾希望过,能对他,除了“好人”之外,还有,其他的评价。这一生,她再也没有坏的机会。

  叶倾城情感散文文章推荐:恨过才知情浓

  小怡恨过婆婆。

  那时小怡与男友还在谈婚论嫁,男友的脸色却越来越尴尬,终于吞吞吐吐地说:“你妈……能不来参加婚礼吗?我妈说……婚礼上,女方三位家长,会让亲戚笑话的。”

  小怡只觉得一个天雷打过,她刹那间外焦里嫩,一个笑容就这样凝在脸上,成为脆皮:这还是那个男人吗?听说她痛楚的家庭背景,紧紧抱她入怀,说:我疼你,我要把你缺的爱都还给你。

  后来很久小怡都无法原谅自己:她对母亲说谎,说只拿了证没办事;她在婚礼上强颜欢笑,一定是最哀伤的夜色新娘;母亲无意中看到她的婚纱照小样,那一刹那像半个世纪一样漫长,母亲若无其事地说:“我现在越来越老花了,不戴眼镜什么也看不清。”小怡明知道母亲会理解自己,理解一个女人为了爱的犯贱,为了男人而罔顾至亲者,更加肝肠寸断。

  她因此恨煞了婆婆。婆婆一丝不苟的棉毛衫,洗得褪了色,边缘都丝丝缕缕着;婆婆关过的水龙头跟上了第七封印一样,小怡要双手才扭得开;婆婆买回大虾来,坐在小板凳上把所有的壳都剥出来,虾肉蒸煮煎炸不提,虾壳她剁碎,裹上面粉炸了给自己和小怡吃。小怡吃得满肚子都是沙砾,顿觉自己已经化身珍珠贝。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