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我与庄小虎的私奔事件

2020-01-04 02:10:31 散文 199 ℃ 万圣文章网

这年头,没有包办婚姻,青年男女茁壮成长,爱情自然发生。

可要是长成我这样儿,就有点悲剧了。我身高一米五二,体重七十八斤,胜在比例好,也算小美女一枚,却被庄小虎他妈嫌弃太矮太瘦,将来影响下一代的质量。

庄小虎他妈岂有此理!一时激愤,我就把庄小虎他妈嫌弃我的事,告诉了我妈,老太太当时就炸了:她瞧不上我女儿,我还瞧不上她儿子呢!分手分手,坚决分手!

现在的情况是,双方的妈都不赞成这门婚事,都逼着我们分手。

私奔一词,就在这时被提出来。庄小虎说,正好我有个去上海工作的机会,不如你辞职,跟我走吧!咱们把户口本偷出来,先去民政局登记,去了上海就生米煮成熟饭,我妈就没办法了。退一万步说,就算她仍然不接受,你就扬言要索赔青春损失费一百万,我妈保证妥协。

这法子好。于是那几天,我们在QQ上讨论这件事。

我问,上海冷吗?我那件新买的毛领大衣要是不能穿,好亏。

我问,我要不要烫个新发型?离子烫好还是陶瓷烫好?庄小虎沉默半晌,终于爆发,他说,卓文君当年要是像你这么磨叽,就算有十个司马相如勾搭她,她都走不了。

【2】

去民政局登记那天,我和庄小虎像两个小贼。因为户口本是偷出来的,再晚一点,说不定就会被发现。

我们以为会有一个烦琐的过程,甚至担心那位工作人员会勒令我们把家长叫来。然后才醒悟我们已经不是十岁,而是二十四岁了,我们完全有民事行为能力,能够为自己结婚这么大的事负责。

不到半个小时,我和庄小虎手上就一人多了个红本本,照片上两个傻乎乎的人,一脸二相。

庄小虎很激动,夸张地火叫一声,老婆!我极其配合,大叫一声,老公!

我们就在民政局的走廊上,像韩剧主角一样深情拥抱,周围没人,也没有掌声。

然后回家,收拾行李。我对我妈的解释是,被公司炒了,再加上失恋心情不好,有个姐妹在上海,想去散散心。

我妈天真地相信了我,一溜烟跑到银行,取了五千块钱塞给我,说,玩得开心点。

她哪里知道,女儿这次不是玩,而是偷偷摸摸把自己嫁掉了。想起我妈那攒了一柜子的被褥,就等着我结婚那天重见天日,风风光光地铺满我的婚床,我就有些心酸。

还有这么多年她送出去的礼金,满以为可以趁我结婚一次性捞回来,也没了指望。唉,女儿不孝啊!

【3】

上海是个不欢迎蠢货的城市。

出来了,我才知道我和庄小虎有多蠢,连住的地方都没侦察清楚,就冒冒失失地来了。好不容易租到一间地段极偏,还有股霉臭味的烂房子,添置了几件必需的家什,我带来的钱,便没了大半。庄小虎更穷,他的工资都得上缴他妈,出去吃饭都不敢消费桌子超过五张的馆子。可想而知,我们的生活有多窘迫。

庄小虎说,你赶紧找个工作吧!

于是我踩着高跟鞋就出去了,不是去面试,就是去人才交流中心。终于,在受尽白眼后,我找到了工作,在某品牌蛋糕店当促销员!

庄小虎一听,第一个反应是,那以后咱们是不是有免费蛋糕吃了?

我也很向往,可第一天上班后,我就知道,想都不要想!因为那些蛋糕,每天打烊前都要清点个数。

然而没过多久,我就发现,店里那些昂贵的蛋糕,实在想免费吃,也不是没有办法。

因为有一天,我和另一个店员青姐看店,快下班时,青姐不见了。我清点完糕点后,发现有一盘墨西哥面包不见了。

蛋糕店后面是杂物间,里面传来响动。我推门进去,赫然发现青姐蹲在地上,面前正是那盘墨西哥面包,而青姐正用一个夹子,小心地把面包周围的边角夹下来,放进一个塑料袋里。

青姐一扭头,发现了我。她的脸涨红了,顿了一下,便对我说,家里有孩子,靠她一人打工养,挺可怜,零食也吃不上。

青姐是单亲妈妈,被丈夫抛弃,一个人在上海打拼,日子过得很苦。这些,她不说,我不会知道。

我对青姐说,你放心,我不说出去。以后你继续,当我没看见。

晚上回到家,庄小虎忽然问我,咱们什么时候开始造人?

我怔住了。来到上海的第二天,我就被庄小虎赶去找工作,造人的过程都省了。更要命的是,我想到了青姐,我问庄小虎,我说将来有一天,你会不会抛弃我?

庄小虎断然回答,当然不会!

【4】

妈打来电话,说你也玩够了吧,什么时候回家?

我真想告诉她,妈,我结婚了!

怎么也不敢说,一旦说了,我都能想象她在那边号啕大哭的样子。

庄小虎说,你忍忍,将来挺着大肚子回去向她们宣战!大约那情景太有画面感,所以庄小虎非常向往。可是我不想,因为我好累。

我从来不知道外面是这样苦,偷偷嫁人,后果是这样严重。有时候嘴馋想吃个小火锅,可是一算价钱,一周的工资白挣,就舍不得了。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