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

2020-01-04 15:03:28 散文 200 ℃ 万圣文章网

  西湖之景,让人不知不觉以沉醉其中,到处是美景,到处是美画。人总羡慕别人是画中之物,其不知自己也是画中之人。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遥远的西湖

  我没有见识过西湖,我的西湖还只是一个意象。

  这个美丽的西湖意象,是一个美丽的杭州知青给我的。

  那时,我还是个懵懂的乡下少年。为了搞清楚鱼是不是也像人一样睡觉,我偷了爷爷的电筒,悄悄地摸向剡溪。还未到溪边,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溺死鬼洗衣服?我被这个念头吓得竖直了浑身的汗毛。但是偷一次电筒不容易,我还是硬着头皮摸过去。天哪!两个雪白的身子在相互泼水。这不是知青苏堤和白堤吗?她俩已经忘乎所以,好像整条剡溪都是她俩的。

  她们的真名不叫苏堤、白堤,只是一个姓白,一个姓苏。初来乍到,知青屋还未造好,临时搭伙在我家。她俩向我爷爷介绍姓名,爷爷笑道,真是巧了,一个是苏堤,一个是白堤。她俩惊呼,爷爷去过西湖?爷爷说年轻时做生意经常去杭州,要是不打仗,早就在西湖边买了房子住下了。

  苏堤说,爷爷是与西湖擦肩而过?白堤问,爷爷是喜爱西湖了?爷爷怅然说,不说风景人物,光说说西湖这名字,就够你回味大半天了。汉字东南西北的四个方位词,西是最有味道的一个字。东,太热烈;南,太温和;北,太萧飒;只有西有诗意,阴郁中感伤,感伤中有凄美。湖,配个西字,桥,配西泠两个字。西湖、西泠桥,太诗意了。钱塘之地有文化,还有风雅啊!别地的湖,也有叫作西湖的,但别地的桥,绝不会有叫西泠的。西泠桥的名字已经够绝了,桥边上还筑了个苏小小墓,真是……真是……爷爷想说句古话来赞叹,又怕被红卫兵听到会挨训,一时“真是”不出来。白堤接过话来,赞叹爷爷太有文化了。我趁机插了句,我爷爷是秀才。爷爷赶紧让我闭嘴,那是旧社会的事。苏堤听了叹息道,在爷爷面前,我们是文盲了。爷爷赶紧谦虚,你们才是革命的知识分子。

  我嚷着要去看西湖,爷爷要我学好了文化再去看西湖。我叫嚷,爷爷蒙人,看风景只要有眼睛就行啦。爷爷说那是瞎看。苏堤和白堤赞同爷爷说得对,我们生在西湖长在西湖边的人,至今也还没爷爷看得懂。他们越说越热烈,我却越听越落寞,西湖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想看上一眼都要等到学好了文化。我悄无声息地走开了。

  知青们陆续回杭探亲,返乡后,苏堤送给爷爷一包西湖牌香烟,白堤送给我一把折扇。在普遍使用麦草扇子的乡村,一把折扇,显得格外新颖风雅。它竹骨架纸扇面,扇的正面上方有一行草书:人间天堂,下方是一幅西湖全景图。扇子的另一面是苏堤春晓、平湖秋月等十景分图。我们乡野也有山有水有草木,但为什么西湖的山水草木特别美?爷爷说等你有文化了就会知道了。

  得此宝扇,我日日观赏,天气最热,我也不扇它一扇。有人来串门,我便取出它来显稀奇。在我手上,扇子已不是扇子。

  只要白堤和苏堤不出工,我便会拿着扇子,缠着她们给我讲十景。苏堤爱往大队书记家里跑,往往敷衍了事打发我。白堤会给我讲,而且很认真。白堤文静,不出工时便呆在家里看看书,或者帮我妈烧烧火,扫扫地,有时高兴了会拉着我姐跳起舞。红色娘子军啦,白毛女呀,她跳得可好看了,两只脚尖能直立在地上跳好久。

  白堤会给我细细地讲。比如白堤和苏堤是怎么来的,雷峰塔是怎么来的,有时讲着讲着就滑出了十景,超越出了西湖,往很远很远的地方讲了去,牵出了法海,扯出了宋高宗赵构。她在娓娓道来时,我的眼光会聚成针头那么细,久久地停留在她的鼻尖上。她被我盯窘了,会在我后脑勺上轻拍一记,小伢儿,认真听!那神情,有点嗔又有点憨,好看极了。有次被她拍了后,我会突发奇想说,白堤姐,你肯定是白居易的后代。她被我这话惊着了,双眼瞪得滚滚圆,也忘记拍打我的后脑勺了,颤颤地轻轻说,你别瞎说,我们是外地迁徙来的,十辈子也搭不上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害怕与白居易有关,我们村里有户姓岳的,常常说他们就是岳飞的后代,动不动就要精忠报国。

  大队的知青屋造好后,知青们住了进去,从此,她们就得自己打柴烧饭。我每次从山上放牛回来,会给白堤带一捆柴。有天我一个人赶牛回家,孤独地走在桐树坞的山岗上,太阳正在西下,天蔚蓝空旷,山峦巨大,连绵无际,我忽地觉得自己是那么地渺小孤独。四下里又寂静无声,只有山风吹拂着,松林发出一阵又一阵呜呜的叹息声,更渲染出了空寂孤独的氛围。我全身的汗毛慢慢竖起来,泪腺也在膨胀,一会儿眼泪就下来了。我边流泪边走,脑海里尽是些寥廓天宇,苍茫山野,唯我一人的旷世绝后感。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