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她真的需要恋爱

2020-02-13 02:39:37 散文 139 ℃ 万圣文章网

丽勤是个在偏僻农村长大的女孩。在艰难中她上了小学、中学和大学。

感恩、报答的十分迫切。大学毕业后,她已经二十三岁了,长得标致、俊秀,从不刻意粉饰、打扮。天生丽质,使她很快就谋到一份较为满意的工作。

为了节省费用,她和她的好友小莉在工作的城郊合租了一间农舍。

三年来相依相伴,上班在一个公司。下班后,一道骑上轻便的自行车,不紧不慢,不到三十分钟,就回到租住的农舍。

丽勤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哪怕再累,也要把小小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总是抢先下厨,忙着两人的饭菜。尽管小莉下班后,有时好像累得腰长气短,她也总是像对待小一样,从不计较,总是待饭菜端上桌子,才将小莉叫起。

她过惯了宁愿自己多累、也要照顾别人的。所以,她和小莉,总是情同手足,有了一种相互依赖的情结。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俩对于外界,不是不关心,而是无睱顾及。两家的状况差不了多少,都是除了在外打工挣钱,尽快改变家庭境况,为父母分忧外,对其它的一切就不敢奢望了。虽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也总是前顾后盼,一等再等,一拖再拖。

她的漂亮,是工作单位的青年人所一直仰慕的。一些条件稍好的小伙子,总是企图通过她的女友小莉通融、传情,但都被她婉言回绝了。

可是,平静的生活终被打破,小莉在不声不响中恋爱了。

开始几天,小莉坚持和男一道送她回郊外住地。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同时,她毕竟比小莉长得更为出色*,她仿佛觉得,小莉的男友对她的目光有些异常。不到一个星期,她再也不接受小莉和她男友的盛情相送了。

这可怎么办?她知道,住地离工作单位有十多里地,每天下班,再早,也要到傍晚才能赶到住地。如果下班迟了,就要到晚上八、九点钟。她必经的那条通往城郊的水泥路比较偏僻,拦路抢刧、受害少女时有发生。

再说,自小莉有了归宿以后,一向欢乐愉快的丽勤,一下子变得无所适从。一天天,一个人醒来,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骑车,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呼吸,一个人心跳,一个人感觉,一个人寂寞,一个人迎接朝陽,一个人看着日落。夜晚到来,于是看书,怎么也入不了书境。于是绣花,总是常乱了针脚。躺在床上,觉也睡不好,梦也做不牢,只能默默地坐在黑夜中,无法突破孤独的困扰。

千篇一律的事情总也提不了兴趣,她想知道她的另一半在哪里,她奋斗的目标在哪里。一个念头巨浪般地从她的脑子里涌了过来:我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半,我要寻找自己的坐标。

脑子是这么想的,但行动起来却不知所措。在一个例会超时的傍晚,工作的办公室里,已亮起了灯光。在刚要散会时,她抖着胆子郑重地说:"哪个能送我一下?"在一个鸦雀无声的瞬间后,一个高大魁梧的帅小伙子毫不犹豫地说:"我正好离得近,我送你。"

原来是他,她对他并不陌生,在同一个设计室,一向腼腆不轻易表明态度的大小伙子,哪来的这股勇气。她很乐意他和自己作伴。

那一天的晚上,可能有所企图,迟迟地不肯快快地升起。深秋的夜色*里,那略带暗淡的雾气,把两颗忐忑的心,包裹得严严实实。

从来没有和异性*"同胞"单独走过夜路的她,总是小心地保持着距离。他好像有些紧张,并不流畅地问上些个人问题,但并无恶意和轻佻。丽勤也在留心地观察着,作出自的判断和选择。过去,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身边的异性*同胞,原来男同胞还真的有点可爱。

秋风并不萧瑟,两颗火热的心,虽然都火花四溅,但却被陌生的夜色*束裹。他们时而走的较近,时而又显得谨慎。他们都不想尽早地结束行程,只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好像已接近她的住处,路灯在村头消逝,临别前小伙向她发出了邀请。

她只问非所答的应了一声:"谢谢!"这一声不置可否的谢谢,也可能......

那一夜,她开始了的跋涉。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