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待渡亭远眺

2021-02-23 10:42:04 散文 169 ℃ 万圣文章网

待渡亭,位于镇江西津渡古镇,亭子不大,旁边是些客栈茶馆酒楼,因这里是江南第一大渡口,南来北往之人,均要在此候船,渡船没有准点,从京口上船,途经瓜洲,再到淮扬。有时早,有时晚,遇到雨雾和风浪,一切都说不准了,船上人更是揪紧了心,能不能上岸要祈求老天保佑。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镇江古称润洲,不大,却居长江天堑之险,西津渡离江边不到300米,江面却有四十几里,政要商贾百姓,北上时均在小镇歇息。小镇长不过千米,六朝时依云台山而建,上下几层,古迹众多。凡从此经过之人,一可以游览凭吊,二来小镇汇集江南商贾井市,各色风物应有尽有,客栈、茶楼、特色小吃、杂件、家什、戏台、杂耍等,人们在此亦玩亦吃亦候船,都不耽误。 织梦好,好织梦

四周有观音洞,五十三坡,云台阁,超岸寺,蒜山以及金山寺、焦山等景点。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待渡亭地势较高,上有木质雕栏,那些归心似箭和急等渡江之人,在匆匆吃些东西后,就陆续来到待渡亭,凭栏远眺。天际苍茫,石壁乱滩,涛浪滚滚,江面上零零散散的船只,似蚁影一般,分不清哪是渡船,哪是商船渔船,船帆之后,是对岸蒙蒙胧胧的影子,有乡在远处,有家水相隔,更不用说年年战火,背井离乡,如鼠四窜,乡愁便在待渡亭上恣意泛滥。看着看着,就有人脱口而出:看似家门儿招手,近在咫尺归不得。随即有人抽泣,有人竟在一旁掩面痛哭。

本文来自织梦

其时,北方沦陷金人之手,不同的场景,每天在这里上演。 内容来自dedecms

年年岁岁,未有异样。

本文来自织梦

这一年,小镇依旧繁华,磨肩接踵,只见人群中一方脸老汉,身材硬朗,长髯飘飘,一看就是北方人,饱经沧桑的面庞下,眉锁不解,心思深远。在几位随从的陪同下,和着人群在津西渡街上四处观游。来京口上任,第一次实地考察,他先来到观音洞,听人讲解观音菩萨解救渡江翻船之人的故事,又来到五十三坡听解佛门因缘,在旁边一座小楼上,他看到唐代诗人张祜亲笔所题壁诗:《题金陵津渡》,诗云: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本文来自织梦

“唉......”不知想起什么,来人长叹一声。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凄美的意境,或许勾起他脑海中张继那首《枫桥夜泊》,意境同工之妙,只是愁味更浓;或许又联想起自己的遭遇,官宦仕途,起起落落。不知是不是“归正人”的身份,还是自己刚拙自信的性格,总不为众人所容,屡遭排挤,不见长用。有意思的是淳熙八年冬天,自己由江西安抚使改任浙西提刑,还没有走马上任,就遭到了监察御史王蔺的弹劾,“台臣王蔺,劾其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由此背上酷吏的名声,还没来得及去上任,就被撤销了一切职务。

织梦好,好织梦

好在圣上爱才不舍,几次归田,几次又被起用。见此小诗,不免感慨万千。

dedecms

翻过一个小坡,拾阶而上,他登上待渡亭,见众人思乡远望,相面忧泣,尤其不堪。想起北方至今未能收复,心中更觉惶惶,随从刚想催赶众人,来人摆摆手,又从旁边的石阶直登云台阁。登高望远,山水苍茫,大江如链,云帆在夕阳下闪着白光。如此壮阔景色,并未让这位尚存英武之气的汉子心情愉悦,反而加重了他的心思。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吾已65岁矣,抗金大业毫无建树,时光已老,何日才能渡江北上,雪我国耻?” 织梦好,好织梦

是的,他就是辛弃疾,其时,他已度过65岁生日。嘉泰5年,即公元1205年,辛弃疾出任京口知府,帝赐金带,奉命抗击金兵。如果换算现在,他的年龄相当于80多岁。垂暮之年,圣上委以重任,实在是朝野无人,举国上下几无可用之将,只好将此重担压在一个老将身上。

本文来自织梦

看着大江横流,黎明百姓面北跪磕,辛弃疾心中五味翻飞,不禁升起一股悲凉之情。本来,此次上任,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朝庭主战思想终于重占上风。自从“归正”南朝,一直想在抗金杀敌、收复北方中建功立业,没想朝庭自认无力,偏安一方,不想再战,自己空怀一腔豪情。《美芹十论》、《九议》策略广受追捧,但在朝中却被冷藏。想想烽火正急,那几年,自己却先后在江西、湖北、湖南等地担任转运使、安抚使一类地方官职,从事治理荒政,整顿治安工作,官职虽重,但与自己一心抗金,杀敌雪耻的理想越来越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正是晚秋,夕阳下风浪拍打着江岸,江面寒风和着水气,徐徐吹来。随从给他披上一件风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