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是此年的雨,折了花色

2019-11-11 18:48:30 散文 66 ℃ 万圣文章网

  路畔畔,花依依。漫天雨,艳色尽。犹是感怀,花中雨来,雨中花。

  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须琼浆液,醉倒赏花翁。季年,校园的玉兰花开的那般绚丽,纵然是匆匆而过,依然神色相和,感一句“好生美丽”。曾经,还以为是蔷薇科的植物,以为它们亦如玫瑰一般,成长在地上,低矮的艳丽的让人可以轻易欣赏。现在方才知晓,原来,属木兰科的他们深深扎根于地中,树枝延伸着延伸着到了可望而不可及的视角范围。含苞时淡紫色的花骨朵儿,不知道流经了多少岁月的风霜浸染了多少人世的沧桑。它就这样静静地酣睡,犹似梦中烂漫的孩童。绽放时的纯白花蕊,不知道驰骋了多少纯净的羽翼,它就这样迎风而立,一张张淳朴的脸却蕴含着内敛的坚强。不需要绿叶相衬,便已是秋月春花相竞失色。不需要艳彩缤纷,就已经轻柔的和在了心中。如云如雪,犹比淡彩的朵儿。流泻的倩影,倾洒在校园之地,婆娑枝叶,濡染着无边的风雅。

  岁月的底色,缓过记忆的河。原是匆匆行步,却从未注意到过青春的校园还有这样孤傲的花朵,不着色彩的存在,却是最能感人心怀。天际的直度,却让人难以无视枝上的清雅。此刻留恋,最美的风景,最真的风骨。它,在生命的河流行走,在静止的时间里沉默。它闪烁着自然的澄澈,涤荡世俗的尘埃。黄昏斜照水,我就站着站着,与花薄醉,与清香同浴。

  一卷经书,一场梦。一段路程,一场情,一场花开,一处相逢。如是有一双巧手,我定用丹青水墨留住它们,如是有一双纯美的歌喉,我定风月年华,为它清唱,为它颂。只是可惜,我与它的情缘有限,盟誓无凭。来年的这时,又该由谁来欣赏其美?只好,让心中的树木,以独特的姿态存在,挑尽素蕊留梦香。一场苏然,一场素然,一场肃然。

  多年后,有谁记得玉兰花的清香?有谁明了玉兰花的思念?柔情千绕百缠,低眉数声呼唤:浮生孰共爱与乐?玉兰花间留清照。人生如花,青春老去,生命荒芜,也许最后就是落尽风华而朴素撩人。校园的藤蔓摇曳了所有学子的心,只是来年,花静默的落,人静默的走。后者所见所思永远是新上枝头之花,谁还会记得曾经的年代里,那一片早已残缺在人脚下的枯叶与碎裂的花瓣。是岁月,埋了这年的菊花信约,荒了流年的云淡风轻。漠漠尘缘,催了花色,落了情分。窗扉的抬头而观,银花玉雪香。午后的闲暇碎步,束素亭亭玉殿春 ,夜晚的匆然行路,刻玉玲珑,吹兰芬馥。

  我知道,我知道,多情你一定和我一般,为它定格了双眼,翩飞了自我心绪。

  ----叶思恩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