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正文

冬夜听雨

2019-11-24 09:54:39 散文 66 ℃ 万圣文章网

又是一个不眠的后半夜。

窗外,因有路灯映照,即使隔着窗帘,也呈现出月色般惨淡的白;夜,却没有往日那般的宁静。

凄厉的寒风吹打在卧室的玻窗和对面妇女儿童医院的广告牌上,发出“哐哐哐”、“哗啦啦”的声响,在寒夜中听来很让人毛骨悚然。

与这凄风相伴的,是冷雨。冬雨的个性比较稳重,不急不徐,不温不火,因为细小,落在地上的几乎悄无声息,当那些落在房顶和墙上的雨点积累成水滴时,就滴在别家的雨棚或空调上,发出“滴滴哒、滴滴哒”的声音。这雨声虽有节奏,但因为有凄风的伴奏,多少显得有些凄冷,很容易就让人想起蒋捷的那首听雨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首词以高度概括的语言,叙说了作者颠沛流离、愁苦潦倒的一生,作者少年的浪漫生涯、中年的漂泊景况、晚年的凄凉境遇,都无不是和家国的兴衰紧紧相联的,这是一曲人生离合的悲歌,也是一曲家国破碎的哀歌。

不过很快,我就从这种悲凉沧桑的情感中走出来。因为,下雨了嘛。雨的声音尽管有些单调,但毕竟是下雨了。自入冬以来,就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农民的庄稼地和菜地应该干旱了吧!得到雨水的滋润,庄稼和蔬菜们也该欢乐了吧,接下来,老百姓的菜篮子也该更加丰富了吧!想到这些,我的心情更加好了。觉得雨声变得欢快些了,也悦耳多了。我的思维也跟着活跃起来,一下子跳跃到很多年前,想起在瓦房里的听雨。

我们小时候住在瓦房里,瓦房最大的特点是冬暖夏凉。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在瓦房里能听到真切的雨声。瓦片是拱形的,有东西敲击时,会发出空响。春雨、秋雨和冬雨比较轻柔,落在瓦上时,发出“沙沙沙”的如春蚕吃叶的声音,那种舒缓的声音尤如催眠曲,听着,听着,就进入梦乡了。特别细小时,会无声无息。

最有趣的雨声要数夏雨了。夏雨一般来得比较猛烈,雨点打在瓦片上时力度比较大,最初,零星发出“当――当”的声音,接着要密集一些了,“当―当-当”,再接下来就成了“当当当当”、“哗哗啦啦”,最后一切声音都融在“哗哗哗哗”里了。有时,大雨下一阵子后嘎然而停;而有时,雨点由大到小,由急而缓,大雨变成小雨,小雨变成毛毛雨。雨点像一个高超的演奏者,在瓦片上随意地演奏着自己的杰作,缓急有度,轻的时候如泣如诉;稍急时,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更急时如万马奔腾。那声音真是太丰富了!听一次这样的雨,就尤如参加了一次音乐盛宴。这样的雨声从小到大我不知听过多少次,但还是百听不厌。后来,离开了老家,住进了楼房,就很少听到瓦房里那动听的雨声了,一想起就让人怀念良久。

喜欢听雨,当然是缘于对雨的喜爱。不管是哪个季节的雨,哪种大小的雨,我都那么喜欢。在下雨的时候,我没有别的文人那样多的愁绪,总显得有一些兴奋。因为我觉得,雨总会给人带来希望,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就拿一年四季的雨来说吧。春雨能给人带来新绿,带来一个万紫千红、欣欣向荣的季节;夏雨除了带来丝丝清凉,有时还会送给人们一道美丽的彩虹;秋雨虽然惨淡一些,但它的背后潜藏着很多丰收的果实;冬雨是有些清冷,但它的清冷下说不定就有飘飘飞舞的雪花。啊,那一幕又一幕雨后的奇迹多么令人向往啊!

不知不觉间,雨已深入我的心底,我的骨髓。每当下雨前,我总会浑身发热,燥动不安,正如今夜,就像生孩子前的阵痛,一旦雨下下来,听到雨声,我便舒畅如常。莫非,我的前世便是一滴雨水?

我想应该是的,要不,今生,我怎会是一个女人?女人如水嘛!结果,今生,我还是一滴雨水!

窗外的风依旧在吹,雨仍旧在下。“嘀嘀哒,嘀嘀哒”的雨声,尤如一首催眠曲,听着听着,把我又给催睡着了。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