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 / 正文

地狱考场_2000字

2019-11-12 09:30:40 作文 66 ℃ 万圣文章网

  这不是科幻小说。地狱考场只是一个比喻。

  我一般的写作都直接在计算机上完成,我认为用笔写作不算真正的写作。到目前为止,写字速度能赶上思维速度的人属于凤毛麟角。写作是什么?不是往纸上写东西,而是在脑子中想东西。往纸上写东西只是一个记录的方式,这种记录方式很难跟上脑子想东西的速度。

  所以一般情况下,我的习作统统都在计算机上完成。我的打字速度完全能跟上大脑的思维速度,所以一写起来就行云流水天马行空没有丝毫断痕。

  反之,我在纸上写作就显得十分笨拙。每次老师布置写作作业时,我都心惊胆战。如果是回家写,我就会像开国大典时的中国人一般欣喜若狂;如果是在课堂上直接完成后上交,我就如开国大典时的日本人一样垂头丧气。

  我在纸上的作文质量十分欠佳。这主要是我的写字速度跟不上大脑而导致的。另外写字非常得累,会让我产生厌烦的感觉,使写作意境全无。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好作文统统是改出来的,纸上的作文难以修改,而在计算机上修改作文可谓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9月29日上午第二节课。传来朗朗书声的蕴含着巨大文化气息的实验中学坐落在环境优雅的鹿城区。

  白云对我飘着,树叶对我晃动着。语文老师保持着平时赶集似的步伐,拿着一叠试卷走进了教室。

  一张张尚未被填写的试卷下发了。我这才看清这不是试卷,这是印着方格的白纸。昨天我们考了第一单元的测试卷,不算上作文,满分70分,我考了49分。

  “今天我们考作文。”语文老师像平时一样精神饱满满怀信心地对着我们边说边在黑板上写着考题,“这次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快乐》。”

  我在老师说完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当场昏厥了。当我听清老师说的是“题目”而不是“话题”时,我彻底昏厥了。我的脸上的沟壑差点因为心情而变为松鼠鳜鱼。

  我休克了一会儿,抬起了头。原本雨过一道彩虹的苍穹不知何时变成了瑟瑟灰色天空。

  我看着试卷分析出我这次的劣势,并且按照严重程度的大小排列起来:

  第一,题目是正宗的八股文《我的快乐》。如果这不是题目而是话题的话,我或许还能有一丝回天之力。但我最致命的要害就是命题作文。

  第二,不是在计算机上写。这将严重导致——写作速度变慢、文章断点增多、修改机会减少、错别字几率增加、写作意境减少……

  第三,考试时间只有40分钟。平时我一篇作文最起码也要1小时。即使是200字的短文。

  第四,考场气氛压抑,影响我的思维活跃度。

  ……

  我情不自禁发出了西方国家特有的口头禅:“我的上帝——”

  “阿门。”我将刚刚情不自禁的语句补充完整。

  我认为我这次考试完了。彻底玩完了。我的心理状态近似绝望。在末日的边缘,我的文学细胞被彻底隔绝。

  我只能拼一拼了。据说人在危机时刻能迸溅出超常的能力。

  我闭上眼睛,完全依靠我的直觉开始控制笔头在白纸上匍匐前进。

  一段文字过后,我放下圆珠笔,开始审视自己刚刚的文字。

  写得非常不错,可惜文不对题了。原因是我一下笔就是深沉的文字,与快乐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我对这次的考试题目痛心疾首。

  我边看边吐。与其说我刚刚是在进行文学创作,还不如说是在造粪。文不对题的文章跟米共没有区别。

  我连看都没看完就用圆珠笔将这一段文字变成了一坨被烤焦的永嘉麦饼。

  雨纷纷的天空乌云密布。我始终没有思索出我该怎么落笔。苦思中的我摆出穿着衣服的思想者的造型仍守着孤城,不想失去30分作文分。尽管我即使得了30分还是79分。

  楼下,斑驳的门盘踞着老树根。我像被老树根盘踞得心肌绞痛一般。

  平时写作能行云流水天马行空游刃有余口吐金科玉律玉液琼浆如有神助如有神来之笔的我这次面对考试作文却血液凝固呆若木鸡费劲心机绞尽脑汁呕心沥血纹丝不动灵感封存惊慌失措手足无措不知所措。

  写过12000字中篇小说的我对着雪白的试卷捶胸顿足抱头痛哭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秋风袭袭的天堂教室立刻变成了烈火遍地的地狱考场。

  这时我才发现我持续不断的高速思维已经间接造成了面部血液上涌让我变成了往脸上抹红色颜料的京剧演员。我觉得我必须转移话题,否则我估计我的头部将因为热胀冷缩的定律不断膨胀最终产生核爆炸。我不想株连整个温州市。

  我开始强制转移注意力,观察其他同学的状态。同学们信心满满地往纸上誊抄着自己的思维甘露。有的同学和我一样一筹莫展,但他们还是坚持压迫着自己往试卷上注入文章。

  我则宁愿让试卷空着也不愿用我笔下的粪土去玷污圣洁而无辜的试卷。我趴在课桌上稍事歇息。

  这节课是漫长的,我闭上眼睛在完全的黑中等待着黎明。

  融合了多种乐器的下课铃声在音响的转播中传到了我们的耳中。这对已经写好了的同学是登基的礼炮,对尚未写好的同学是滚蛋的丧钟。

  我则无法判定这是礼炮还是丧钟。

  语文老师抬起低了一节课的头,用放大了的瞳孔扫视全班同学,随时准备着用2颗眼珠作为子弹打击考试结束依然自强不息对试卷孜孜不倦的同学。

  语文老师在沉默过后,吟道:“上交。”

  我把一张被永嘉大麦饼遮住文字的试卷放在了讲台桌上。

  在试卷着陆的那一刹那——周围同学的眼珠一瞬间全部夺眶而出子弹般射向我的试卷。我的试卷被一颗颗眼珠子射得稀巴烂,只留下一个个弹孔和一堆眼珠子。空气中弥漫着眼球水晶体破裂后散发出气体的味道。

  语文老师此刻背对着我。我在语文老师闻讯转头之前迅速将我的试卷转移到一坨试卷的最底层。同学们也赶忙从我的试卷上抢走各自的眼珠子。语文老师转过头来见没事,就继续忙自己的了。

  我用尽最大的力气做了一个扩胸运动的动作,走出了这空气混浊地狱般的考场。

  外边是落在苍天古树上的蒙蒙细雨。我在雨中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疲倦了长久的眼睛。

 

    温州市实验中学初一:王朝前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